<track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address id="ddddd"></address><track id="ddddd"><ruby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/strike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ol id="ddddd"></ol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<pre id="ddddd"></pre>

        發表作文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家長抵制“中考分流”,呼吁12年義務教育,教育部是如何回應的

  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家長抵制“中考分流”,呼吁12年義務教育,教育部是如何回應的

        “中考55分流”的說法,這兩年被提及得特別多。

        畢竟職高、中專和技校雖然也屬于高中階段的教育,但是選擇了這里,也基本上就意味著和高考無緣了。

        而在高考錄取率已經超過了90%(含藝術、體育類考生)的情況下,誰能會甘心放棄這么一次人生躍遷的機會呢。

        當然了,也有人覺得即便是在普高里,高考也不見得就能考出多好的成績來。

        要是讀了個普通的本科,再學了個冷門的專業,充其量也就是晚當幾年打工人。

        但無論怎么說,是否上過大學,上過什么段位的大學,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將來的層次和人際圈子。

        所以相比于職高來說,甭說本科了,大專其實也挺香啊。

        于是,呼吁取消“中考55分流”的聲音變多了,把普高納入義務教育的說法也變多了。

        但說實話,即便是把高中納入了義務教育,可能也只是把家長逆天改命的幻想,再延長三年罷了。

        所以從回應中可以看到,雖然一比一的普職比并不是一種硬性規定,但卻是一種基于個人和整體發展需要,做出的宏觀上的引導和調配。

        換句話說,就是別琢磨取消分流的事了,這會是一種長期趨勢。

        既然普職比大體定下來了,那么把普高納入義務教育也就無從談起了,所以硬磕中考,就成了每位學子必須面對的事。

        當然了,這樣的規定下,家長肯定是會更焦慮了,畢竟中考是要求“一命通關”的,不像高考還有復讀這么一說。

        但是這種焦慮真的有必要?我看未必。

        一比一的普職比,讓中考看上去也變成了獨木橋。

        而且這座獨木橋,比高考考上本科的那座“橋”也寬不了多少。

        但事實上,“普職比大體相當”的說法并不是這兩年才提出來的。

        早在1983年,就提出過“力爭在1990年使各類職業技術學校在校生與普通高中在校生的比例大體相當”。

        而且在九十年代初,中職在校生的人數甚至超過了50%。

       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2000年左右才被打破,因為過去象牙塔尖上的高等教育,開始擴招了。

        擴招的效果是顯著的,僅僅只用了三年,大學的毛入學率就從1999年的8%,提高到了2002年的15%。

        而大學的擴招,背后是普通高中教育的規模擴大。

        從2015年開始,中職教育在校生的規模開始逐年下滑,在很多地方,如今實際上只能占到40%左右。

        所以從4:6到5:5,這中間的差距其實并不大,我們所處的環境,也沒發生多大的變化,大伙也用不著過于焦慮。

        誰該為普職比焦慮

        其實我一直很納悶,為什么一比一的普職比會讓人感到焦慮。

        因為對于城市里的家長來說,能享受到的教育資源比農村可要好出去太多了。

        要是在城市里學習都能考到高職里去的話,那基本上就和能考進省重點的人一樣,都是“人中龍鳳”了。

        不信的話,大伙不妨回憶一下,自己曾經的發小,和如今同事的孩子,有哪一個是考到了高職里去的?

        所以這個群體的家長壓根就不應該焦慮,要是孩子真的只學了個職高的水平,那即便是普及了普高,對他們來說也只是暫時維持生命的“強心針”,而不是救命藥。

        畢竟農村的教學質量,是普遍趕不上城市的,七年級的學生7門課考不到200分的現象,也不算太少。

        但這也未必會引起太多家長的焦慮,因為明白學歷重要性的家長,大多是從學歷上受過益的。

        反觀學歷相對不那么高的家庭,則更愿意相信“混小子當上了大老板”的少數案例,甚至特例。

        這種情況在城市里也有不少,但是按照比例來說的話,農村更多。

        所以真正應該去焦慮的,是資源有限,但又堅信知識改變命運的那一部分家長,至于這種焦慮應該安放在何處,我想過去那些農村學子的逆襲,就是最好的答案。

        孩子的逆天改命,是家長的深謀遠慮

        由于在市里唯一的重點高中讀過書,所以我的高中同學,一大半都來自于農村。

        說實話,在這些同學里,有聰明的,有沒那么靈的;有開朗的,也有不茍言笑的。

        雖然形形色色的農村同學都有,但他們的身上都有兩個共同點:明確的目標,和超人的毅力。

        說出來可能會被“教育專家”們噴,其實就是他們父母從小就開始進行的高壓教育。

        在長期對于學習重要性的灌輸下,他們知道自己條件有限,所以只能都集中到學習上;他們明白讀書可以改變一個家族,所以就拼命突破自己的天花板。

        雖然看上去,他們沒什么特長,也沒多少愛好,哪哪看上去都和素質教育不太挨邊,但是對于一個資源有限、條件有限的家庭來說,誰能給他們找出比讀書更大的捷徑嗎?

        至于孩子是弱是強,終歸還是要看家長的認知和教育。

        只要認準了學習這條路,那么從農村學校里考進城市里的普高,其實也沒有多難。

        當然了,努力后依然考不上普高的同學,也會存在。

        這同樣不必焦慮,因為如今的職高里,也在進行特色化、產教融合的升級,給畢業生提供了更好的前景,和更多深造的機會。

        就算是條件所限,只能考去職高,相信一個長期堅持自律的孩子,也能在職高里出類拔萃,將來找到屬于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        日本韩国黄色网站

          <track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ddddd"></address><track id="ddddd"><ruby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/strike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ddddd"><strike id="ddddd"><ol id="ddddd"></ol></strike></pre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ddddd"></pre>